盲盒体裁造型引争议 专家称潮玩不该过火寻求猎奇

盲盒体裁造型引争议 专家称潮玩不该过火寻求猎奇
厂商为进步知名度在产品体裁造型上打“擦边球”   \n\n  让火爆盲盒在法治阳光下有序开展  \n\n  □ 本报记者  赵晨熙  文/图\n\n  头戴兔女郎发饰、身着黑色丝袜、趴在地上翘起臀部……这个有些“香艳”的造型是某潮玩品牌最新推出的一款盲盒产品。\n\n\n  “这样的造型和服饰大人看了都会脸红,更甭说孩子了。”这款盲盒产品引来一些家长质疑和忧虑。\n\n  近年来,盲盒潮玩类产品越发炽热,但随之而来的体裁、造型等问题也一再引发质疑,特别是关于涉世未深的未成年人而言,家长忧虑一些含有恐惧、色情等元素的产品会影响孩子的生长。\n\n  体裁造型引发争议\n\n  “妈妈,你看我像‘她’吗?”家住北京市海淀区的贾女士刚下班进门,6岁的女儿便马上趴在沙发上,将屁股高高翘起。她口中的“仿照目标”是放在茶几上的两款盲盒玩偶。\n\n  贾女士看到,这两款玩偶一款是小丑造型,一款是牛仔造型,均趴在枕头上,翘起屁股,屁股上还顶着气球、仙人掌等装饰品。\n\n  细问之下贾女士得知,这是下午外婆带孩子去商场某潮玩店购买的盲盒,回来后孩子便一直在仿照这一“睡姿”。她以为这种服饰和造型简单对孩子发生不良影响。\n\n  事实上,这并非盲盒产品第一次因体裁造型遭到质疑。此前一款主打暗黑风格的“密林古堡”系列盲盒,也因其间含有鬼魂、僵尸、恶魔等元素被不少家长点评简单给孩子留下“童年阴影”。\n\n  “潮玩文明这几年开展很快,品牌许多,要想‘锋芒毕露’,一些产品就打起了猎奇的主见。”10多年前就踏入潮玩圈的悠悠向记者介绍说,开始的潮玩其实受众很小,首要面向重视规划元素与重视潮流品牌的年轻人,价格也不菲,并非面向儿童的玩具。\n\n  跟着价格亲民、造型心爱的盲盒产品推出,潮玩盲盒遭到越来越多的人喜欢。为了收成粉丝的支撑,厂商只能在体裁造型上做文章。有争议才有论题性,乃至或许进步产品“知名度”,所以呈现了一些颇受争议的盲盒产品,比方,那款主打暗黑风格类盲盒,尽管让不少人觉得“瘆得慌”,但并不阻碍其成为爆款,在某电商渠道品牌旗舰店内,该款盲盒仅一个月内销量就达“4000+”。\n\n  我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刘俊海以为,针对未成年人的重视和维护怎样都不为过,未成年人身心尚处在生长阶段,对许多事物分辨力差且简单仿照,假如触摸一些过于昏暗乃至带有色情“擦边球”元素的产品,或许会给儿童带来不良的演示效应。\n\n  适龄提示竟成铺排\n\n  “该产品适用年纪为15岁及以上”“本产品仅供15岁及以上人士保藏运用”……在多个盲盒手办产品的包装盒上,记者看见有这样的提示。可是,在各大潮玩店内,记者测验为5岁的孩子购买,却没有任何问题。\n\n  8月7日,记者来到坐落北京市海淀区某购物中心的一家潮玩店,店内人头攒动,不少家长正带着孩子选择盲盒。\n\n  当记者拿起一款暗黑系盲盒问询店员是否合适5岁孩子购买时,店员清晰表明没问题,店内一切产品均为全年纪段适用。\n\n  “盒子反面不是标明合适15岁以上吗?”面临记者的疑问,该店员表明,盲盒潮玩类产品根本都会标示适用年纪15岁以上,但首要出于怕孩子太小,误吞食其间的小零件或不懂得怎么保藏产品导致损毁等考虑,与产品体裁不要紧。\n\n  记者在店内的手办区发现货架上陈设着许多日本动漫人物手办,其间不乏一些人物穿戴较为露出,在包装盒反面相同标有合适15岁及以上人士保藏运用的字样。但该区域并未有专人进行看守,货架上的各类产品儿童能够随意进行选择购买。\n\n  这样的状况在各大潮玩手办店内并不罕见。\n\n  北京市东城区崇文门某商城6层是圈内有名的潮玩模型聚集地,许多店肆展现橱窗内摆放着许多造型各异的模型手办产品,其间不乏一些“少儿不宜”产品。比方,一家店肆内展现的三国猛将张飞模型手中拎着一颗怒目圆睁、血淋淋的人头,边上一家店肆的橱窗内更是摆放着多个身着三点式泳衣乃至近乎全裸的美人手办。\n\n  “现在模型手办早就不是宅男专属了。”该店肆老板不以为然地表明,现在许多儿童都受二次元等文明影响,并不排挤这些东西。\n\n  严峻规制加强办理\n\n  “在二次元文明兴旺的日本,盲盒、手办作为动漫、游戏著作的周边衍生品是有清晰分级准则的。”悠悠举例称,比方同一款动漫的同一个人物,假如做成Q版毛绒公仔造型,那么该产品合适全年纪段人群购买,但假如做成了泳装版乃至是能够穿脱换衣的版别,那么该产品不能与Q版毛绒公仔摆在一同售卖,而是会在独自区域进行出售。\n\n  相比之下,我国对盲盒潮玩类产品在办理方面尚不完善。我国不适用分级准则,在办理上应树立完善相关准则,对出产、出售等各个环节进行规制,从源头上管控不良盲盒潮玩类产品流入商场,损害未成年人身心健康。\n\n  我国法学会顾客权益维护法研究会副秘书长陈音江说,当时大多数盲盒潮玩类产品包装上标示的“合适15岁及以上人士运用”等字样,更像是商家的“免责条款”,一旦有顾客质疑产品不合适未成年人,商家便辩称已在包装上进行明示。因而,应当从产品出产到出售环节都树立严峻强制性标准,在线下线上出售过程中有必要严峻遵守,对违反者进行严峻惩办。这样既能为企业划定红线,也能让监管部门有法可依,防止流于形式。\n\n  当时,已有一些当地出台了相关规则。1月上海市商场监督办理局发布《上海市盲盒经营活动合规指引》,规则盲盒经营者不得向8周岁以下未成年人出售盲盒。5月江西省赣州市商场监督办理局发布的《赣州市盲盒出产经营活动合规指引》,对向未成年人出售盲盒提出了更严要求——不得向14周岁以下未成年人出售盲盒。\n\n  刘俊海以为,这些合规指引仅仅倡议性文件,并不具有法令强制力,应出台盲盒出产经营活动的全国性法规,清楚企业出产经营活动红线,对盲盒的出产、出售、广告等各环节进行标准,让火爆的盲盒经济在法治化轨迹内有序开展。\n\n  “盲盒潮玩并不意味着要过火寻求猎奇。”除完善法令准则外,我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以为,企业也有必要进步未成年人维护意识,作为产品出产企业有职责向社会供给契合正确价值理念的产品,而不该单纯为了寻求经济利益,而不顾及产品或许给未成年人带来的潜在负面影响。\n\n\n\n  查找\n\n仿制【修改:宋宇晟】

此条目发表在意甲买球官网(中国)有限公司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